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技前沿 > 正文

致杨元庆:联想切忌战略极端化,别再想着再造一个小米了
  • 发布时间:2020-01-13
  • www.cksirvine.com
  • 给杨元庆的一封信:联想切忌战略极端化,别想着再造一个小米出来

    在联想宣布其移动业务高层的重大变革后,联想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杨袁青与移动业务高管的内部沟通也被媒体曝光。从曝光的内容来看,不难发现联想的重大人事调整不仅在外部,而且在内部都引起了相当大的轰动,从而间接地证明了我们之前分析的:在这次重大人事调整背后,联想内部确实存在战略差异。因此,杨袁青的顶级调整旨在统一思想和战略,至少在联想移动业务的未来发展中是如此。从这个角度来看,不管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这都是必要的,也是可以理解的。那么剩下的关键问题是联想的未来战略,或者移动服务改变后的战略是什么?我怎么去那里?

    从杨袁青和联想高管之间的内部交流来看,曾经被联想肯定,甚至在移动市场上被当作发展优势的个人电脑行业积累的研发、营销和销售遭到了拒绝,被联想嘲笑的互联网思维、粉丝经济和社交媒体成为了联想未来的客人。这些内容给业界(包括我们)最直观的感觉是,联想已经完全摒弃了以前的移动业务战略,取而代之的是所谓的全新战略。虽然这一战略已经在中国市场分阶段成功实施,即小米,但没有一个是这样。

    事实上,早在去年联想宣布成立魔法工厂时,我们就分析并认为联想想要重建一个“小米”。这包括测试水资源,并在产品、营销等方面与联想现有的移动业务相辅相成。它还具有资本运营的意义,甚至资本运营的意义也远远大于实际意义(只是我们一开始的主观拙见,没有任何参考价值)。毕竟,对于一个刚刚成立5年左右的企业来说,估值实际上超过了挣扎了几十年的企业的市场价值,把它强加给任何人都不足为奇(不用否认,这是人的本性)。

    基于此,我们当时的分析结果是担心联想的举动会分散联想的资源。虽然联想一直声称魔术工厂是完全独立的,但也担心联想对魔术工厂的投资可能会击败水漂。但既然我已经决定尝试,我不妨试着玩玩。毕竟,这种事情在联想之前没有发生。

    例如,业内知名的联想在传统互联网泡沫时期投资数亿美元购买FM365,最终一无所获。然而,从杨袁青和联想高管之间的内部沟通可以看出,具有投机意义的试水和魔法工厂,或者创新工厂的产品和营销,很可能成为联想未来移动业务的焦点。也就是说,当联想不再运营时,我们认为联想非常危险,或者风险很大,因为它将影响和决定联想的整个移动业务和转型。

    事实上,杨袁青今天仍有资本沟通的原因在于联想移动业务取得的市场地位。尽管自去年以来,其业务进展放缓,但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仍排名第三,在国内市场排名前五,这对一家全球企业至关重要。此外,目前中国的手机公司正逐步将竞争和市场的焦点转移到海外市场,联想由于收购摩托罗拉移动(Motorola Mobile)已经领先竞争对手。

    这些证明联想原有的移动业务品牌、产品、营销等策略是合理的、有竞争力的。在这个时候,否认最初的移动业务(品牌、产品和营销等)是不公平和非个人的。)几乎完全。当然,这并不是说联想最初的移动业务没有问题。也正因为如此,联想应该专注于此。毕竟,联想目前的市场份额、收入和利润都依赖于此,这也关系到魔工厂能否继续其所谓的发展,最终成为联想新的主要商业模式。

    更重要的是,直到今天,我们还没有看到袁青魔术厂的独特性和竞争力。我们看到的更多的只是小米的影子,只是影子。我们

    因此,我们认为,负责联想移动业务的新陈旭东应该理性看待联想现有移动业务(包括品牌、产品、营销等)之间的关系。)而魔法工厂他以前负责,不应该带头。毕竟,联想的移动业务现在完全在他自己的控制之下。

    需要注意的是,在杨袁青与内部高层沟通的同时,魔术厂新任CEO常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了一些关于ZUK品牌手机的信息。除此之外,它透露的手机绝对不是针对一线和二线城市的。它只不过是一种高价格和低价格的产品。如果是的话,爆炸模型的意义和魔力是什么?然而,常成(包括杨袁青)强调了联想未来软件的重要性。对于定位设备制造商来说,花大量时间在软件上是不是太极端了?真的没有创新的空间吗?在这里,我们希望杨袁青能够研究苹果和三星,这两家公司已经是主要的设备制造商。

    最后,让我们来谈谈联想,特别是在杨袁青领导下的联想的企业特点(只是我们个人的拙见)。

    简而言之,他擅长打“顺风球”。然而,当风向相反时,他往往行动过于匆忙,导致极端的策略倾向。例如,此前与小发猫PCD合并后,由于合并后个人电脑业务增长逐渐放缓,预计将通过合并扩大增长,特别是在进展不利的海外个人电脑市场。结果适得其反。不仅合并的目的没有实现,而且战略重点也转移了。由于刘传志的复出和对中国市场战略重点的调整,联想电脑今天奠定了基础。

    如果联想过去希望利用外国基因通过并购来促进其个人电脑业务,那么当联想的移动业务增长在今天放缓时,这一战略的极端趋势似乎更加明显。因为这已经完全否定了联想的原始基因。重建一个基因不确定的现有个体的几率有多大?重要的是,从目前移动产业(如智能手机产业)的发展趋势来看,联想正朝着充分发挥其原有遗传优势(如产业链衔接、渠道多元化等)的方向发展。),但联想此时正以极端的战略调整寻求远非近在咫尺,是否放弃原有并走到最后值得深思。

    我们深刻理解企业转型过程中面临的纠结和挑战,这不仅仅是联想面临的问题。英特尔和微软(也是联想在个人电脑行业的重量级合作伙伴)等行业领导者也是如此,但看看人们所说的转型。这绝对不是完全的否定,而是基于如何充分发挥原有优势的扬弃。它是通过不断创新来应对市场变化。相比之下,联想移动的转型,除了极端之外,似乎没有抓住转型的本质,而是浮在表面。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日期归档

    宿迁资讯网 版权所有© www.cksirvine.com 技术支持:宿迁资讯网 | 网站地图